心理咨询日记【美龄老师】

发表于:2019-09-29    

下午咨询又开始了,先是安排助理带一位有社交障碍的男孩子和一个有躁狂发作的女孩子一起玩“顶汽球”游戏。我坐在一旁和家长沟通。沟通中把孩子的问题作了一个归拢。顶汽球结束后,又玩另一游戏“词语联句”。女孩子玩不过男孩有些情绪了,我肯定男孩的表现,就对女孩子说了儿句刺激性的语言,女孩子就躁狂发作了。

女孩子的妈妈感觉很难为情。我让她躲起来,然后去和女孩沟通,看女孩子的表现。通过她的激烈情绪发作和行为表现,我告诉妈妈,孩子从来没有得过精神分裂,原先医生的诊断是错误的,而且她以前的躁狂表现不是主要由于家长的言语刺激,而是她接受的以她为中心的生活模式导致她不能承受一点失败挫折所致。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同意这个观点。

我说咱们首先排除女孩子有精神分裂的诊断,给她的心灵摘帽子。并且我把这个话很庄重地告诉女孩。我又和妈妈解释我为什么有把握要刺激女孩。在前几次的咨询中我确定她的“幻听幻视”是她在自我不良暗示下的错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境?是因为家长平时给孩子的社会负面教育太多,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好人,没有哪个地方安全。再则孩子有错时家长不是心平气和就错纠错,而是劈头盖脸地淹没性责打。比如一次没有完成作业,说这么没用的孩子不如不要,长大肯定是个没用的人。我把你打死了,我也死。

我告诉孩子和家长,真正的幻听幻视不会因为我的一次咨询就从此不再出现。幻听幻视的消除都需要一个过程。

你是不是心理咨询后就胆大了,再不怕一个人呆在屋里。孩子说是的。因此所谓的“幻听幻视”半个多月没有再出现。

孩子非常明白事理,知道自己发脾气的原因后,脸红红的向在场的所有人道歉说对不起。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