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龄老师学习的日子【王文广老师】

发表于:2019-09-29    

——  菊花知秋,情谊似酒

摘要:严师 大爱 精湛 友谊

蓦然回首、岁月如流。今年七月份,美龄老师离开郑州去北京发展,我不能象以前一样,周六、周日去美龄心理咨询中心体验哪份无言的温馨。心里时时怅然若失!子夜无眠,常常忆起三年来,与美龄老师相识相知、相见恨晚、引为知己的点点滴滴。

严 师

2007年9月初,我刚刚获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心痒难耐,急于想到社会上实习、提升自己的实战水平。美龄老师在心理咨询师圈内是颇有争议的人物,有人说她是“土专家”。我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美龄心理咨询中心,美龄老师正在咨询。我等了一段时间,这期间我看到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咨客来来往往,一派生机。在冯特培训学校与美龄老师初识,再见少了很多客套。美龄老师直率真诚,客观介绍实习要求、费用,我认准了她!

美龄老师要求严厉。我是国家公务员、科级干部,年龄多她几岁,心想她会给点面子。第一天实习,美龄老师就要求一定要转换角色、放下架子。如打扫卫生、倒茶递水样样都要干,我豁出去了!美龄老师特意为我制定了详细的实习规划。第一阶段观察了解其他咨询师的咨询;第二阶段尝试个别案例、撰写咨询案例报告;第三阶段正式咨询案例,总结经验,最后评估实习成绩。在实习第一天的日志上,我写到“我的爱心、感动充满了胸腔,幸福、快乐要溢出身体,有强烈的倾诉、分享欲望,今天我迈出这一步、意义深远!”第三天实习,我们两个咨询师就到郑州国华复读学校,为有心理问题的高三复读生进行解压、放松咨询。美龄心理咨询中心与国华学校有签约,定期派出咨询师,为学生进行咨询。前来咨询的学生很多,我被迫“上手”。一天下来接待了三名来访学生,我感觉自己就应该做这份工作,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咨询间隙空档时间,我们互相交流心得体会,遇到疑难问题,回到中心向美龄老师请教。日子过得真快,我特意公休一段时间,为了确保实习的连续性。心理咨询的神秘感逐渐消失、我进展神速,悟到了很多实用技能。

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让我充分体察到美龄老师的严厉。一件是,刚刚应聘到美龄心理咨询中心的一名心理学专业的本科生,一名女生,因为接听一个电话,态度生硬,美龄老师当即予以解聘。

另外一件事与我有关,在实习的第十一天,我们两个咨询师照例去国华学校为学生咨询。中间美龄老师电话让我回去,我急忙赶回。美龄老师与我进行了一场严肃的谈话,总结近期实习情况,例举了几个事例:第一是我昨天与一名来访女生的闲谈,我说到“她的心理问题轻微、不值得花钱费神来心理咨询”!还有我初接的学生许X的家长来电,我的咨询毫无意义;网络咨询更是不切题,东拉西扯、驴唇不对马嘴。我羞的无地自容,心直往下沉、有委屈、愤懑、还有自责!评议分析咨询师受原来职业规则的约束、人生经历的影响很大,指出我自身存在的局限性以及磨炼的重要性。这次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一路谈下去,直谈到中午1点半。我在当天的实习日志中写到:路是自己选择的、批评、误会算什么,我一定要走出来!

大 爱

心理咨询的原则是“助人自助”,对咨询师的素质要求、除了要有渊博的知识、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还要有悬壶济世的爱心,无我的助人宗旨。对一般心理咨询师而言,心理咨询是一份职业、一份事业,对美龄老师来说心理咨询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哪份执着、投入、及无我的热爱让人震慑!见证美龄老师的咨询时,我脑海里常常涌现“上善若水”、“大爱无疆”这样的词汇。

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场地面积不足150平方米,结构是两间单独的房间,作为咨询室,一个大厅是团体咨询场地。这样小小的场所,每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天天有人带着疑惑、抑郁、愤怒、压抑、强迫等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走进来,每天照样有人带着满足、欣慰、快乐、尊严走出去。美龄老师可亲可敬、可羡可爱,她像父母、像老师、像医生、像朋友。我讲述三件事。

第一件事让我感动。美龄心理咨询中心每天熙熙攘攘、就是美龄老师的家里也常常留住一些来访的咨客。有些外地的来访者,由于经济困难、或者咨询到了困难时期,美龄老师常常主动让来访者住宿到自己家里。与美龄老师朝夕相处,就像亲戚、朋友一样。这样的一份尊重、信任对于来访者来说沁人心脾!对于咨询的效果事半功倍。

第二件事让我惊诧。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牵动着国人的神经,同时也考验着每个人的良知。我做为河南省豫中监狱的一名警察无论如何没有料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投身到抗击地震的灾害中了!当天的17点50分,我监狱接到司法部紧急命令:因四川省汶川发生7.8级地震,北京往四川省遣返的川藉罪犯紧急转押至我狱、押运罪犯的火车晚上19点30分到达。做为豫中监狱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师,我紧张的投身到对川藉罪犯的心理危机干预之中。这些相关的事情都在人民网等媒体上发表,不再详述。由于上述原因,一段时间未能与美龄老师联系。日日关注地震救灾的新闻消息,中华民族展现出了空前团结和无畏。5月15日省司法厅通知:组织心理援助队伍赴灾区进行心理干预和援助,要求所属单位的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以自觉自愿的原则报名参加。我积极报名,不知什么原因未能如愿,让人感叹、嘘唏。突然想到美龄老师会亲身前去吗?肯定不会!美龄老师毕竞是个体商人、身体素质弱,况且美龄心理咨询中心来访者多。我自己否定了自己的问题!可是事后才知道:美龄老师13日早上,就自费亲赴灾区,在灾区心理援助、危机干预,整整工作了十三天。这份胸襟、这份关爱确实让人既惊诧又震动。

第三件事是美龄老师走进监狱、走进高墙与服刑罪犯面对面心理咨询干预的事情。这是一名无期徒刑的罪犯在参加美龄老师的团体心理咨询后的感悟:“在美龄老师的心理健康讲座和团体游戏中,她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状态下流露的笑容是我看到一缕阳光,如此接近和亲切。那一刻,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我大姐的笑容,从我15岁离家求学至入狱的生活中是在姐姐的关爱中长大的。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美龄老师的笑容中、目光里、到处都是姐姐的影子,已经许多年没有与这样的目光碰撞过。那样的目光,仿佛穿透厚积乌云的一道阳光直刺我的内心,不及防。此时,追忆、痛悔、思念齐涌心头,百味丛生。”

风云际会,我的工作岗位经过调整,于2007年4月份兼任监狱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我多次邀请美龄老师走进监狱,对存在心理问题的罪犯进行现场心理咨询,对监狱心理咨询工作给予指导。对于我的邀请,美龄老师总是欣然应诺,每次都是公益性的活动。美龄老师多次走进高墙,为罪犯进行现场咨询活动,犹如春风荡涤着罪犯的灵魂、吹拂浪子的心,美龄老师高超的水平,无私的咨询使罪犯深受感动。

精 湛

北大知名心理专家、丛中教授说过“心理咨询师如果曾经进行了6000个小时的咨询,他一定能成为真正的心理专家”!

美龄老师从1999年春,开始进行心理咨询至今已达十年之久,来访者近三千人,咨询成功率在95%以上。美龄老师是郑州市711频率、“城市夜话”的特邀专家。同时美龄老师以其丰富的心理学、社会人文知识;深厚的道家、儒家、佛学禅道等国学功底;凭借大量的咨询实践创造了“自然享乐主义疗法”理论模型,恪守“助人自助,自然享受生命内容,活得健康、尊严而幸福”的咨询原则。以此为根据、指导咨询个案,美龄老师的咨询技能“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常常朴实无华的话语、简简单单的肢体语言或者游戏就能收到立竿见影的咨询效果。尤其是美龄老师使用的团体咨询或者说是小组咨询、简洁明了的小游戏总是能收到一箭双雕甚至一石三鸟的效果。

三年来,我在美龄老师的指导下、做过咨询案例三百六十多例,成功率在85%以上。罪犯于X因故意伤害父亲致死罪,获有期徒刑15年,因袭击警官、骚扰同犯、行动怪异等等,经医疗鉴定属于边缘性人格障碍、伴精神分裂症状。给监管安全造成了巨大变数。在美龄老师走进高墙时,于X作为疑难问题被推荐到美龄老师面前。美龄老师以极大的热情、认真态度、现场给予咨询,通过谈话、测试、游戏种种技术,让于X沉醉其中,又唱又舞,还原了真相,在认真咨询的基础上,美龄老师提出了心理矫治的建议。在以后的咨询中,我严格遵守美龄老师的方案,经过半年13次的心理矫治,罪犯于X经历了稳定、忍受、面对、积极参与的过程,二〇〇九年十月获得了一年的刑事奖励。

罪犯苑X因抢劫罪获刑8年,现年18岁,存在严重的人际困难。美龄老师在短短的30分钟时间内,提问、共情、鼓励、眼神、肢体语言的运用即让观摩的心理咨询师明白,又不着痕迹、严丝合缝,并且效果显著。罪犯苑X泪水涟涟,咽喉哽咽,承认现实、接纳现实,承诺要积极与母亲沟通,以优异成绩汇报亲人,换取母亲的谅解。二〇〇九年五月获得九个月的刑事奖励。

友 谊

与美龄老师相识相知、引为知己的一段友谊总是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美龄老师是严师益友,做人的严谨、坦诚、细腻常常让我感动。在实习期间,对于咨询技能的传授、坦诚相待、毫无保留有君子之风;合作期间,追求双赢、友谊、发展。

我实习期满后,美龄老师与我相约:我兼职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每咨询时100元,四六分成,我六她四。一年后,每咨询时300元,五五分成。

记得二〇〇八年六月,我爱人因病手术,我陪床护理,很少时间到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工作。美龄老师多次相问,专门给我多结算千元,美龄老师的细腻、细心如是!

美龄心理咨询中心对我是一份温馨、宁静。三年来养成了习惯,间隔一段时间总要到美龄心理咨询中心,看看、聊聊。美龄心理咨询中心与我就是一份休息、一份陶醉,甚至于一份提升!美龄老师走了!为了更好的发展,七月份决定到北京发展。我惊闻消息、内心喜忧参半,喜悦的是美龄老师有更好的发展,忧郁的是“谁与我共欢乐”去哪里寻找心灵的乐园。

美龄老师要走了,我积极动员朋友、亲人在北京为美龄老师找房子、联系业务。尽其所能、给予美龄老师微薄的帮助!

菊花知秋、情谊似酒,愿美龄老师幸福快乐!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