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韩美龄成长报告【美龄老师】

发表于:2019-09-29    

我叫韩美龄,1973年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农村。父亲大学毕业,是一位中学校长。母亲是旧式大家女儿,在固守旧规中,谨严持家,相夫教子。我12岁那年,偶尔在父亲办公室看到一本小册子,里边有关心理学与心理咨询的介绍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从此,便有意涉读相关书籍,了解相关知识。

我兄妹共七人,我排行第六。父亲因工作原因无暇照顾妻小。由于子女过多,母亲过度劳累,积劳成疾,家境十分贫寒。我们兄妹间年龄差别甚大。大哥大我二十五岁,大姐大我十四岁,最小的姐姐也大我五岁。长兄代父,长姐代母,分别承担起家庭责任。因此,我的童年比别的孩子多了一层兄姊间的特殊爱护与照顾。父母亲都很重视儿女们的学业,在这方面,并不重男轻女。大姐大哥都曾被保送上大学,由于历史原因,没有能最终完成学业,留下终生遗憾。以下的兄妹们,除了二哥初中毕业后研习武术,成为豫东一代武术名师外,俱是中师以上学历。在我的家里,洋溢着浓浓的书卷气息,文雅、静溢、平和、俭敛。

我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三岁识字,五岁入学。五岁时,便能借助字典读简行知识读本,以后养成爱读书、爱思索、爱探究的习性。家中藏书甚丰,新潮报刊书籍更是源源不断。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成长的我,性格温婉静柔,有些内向。因贫穷而自卑,又因多读书而清高,有着与众不同的优势感。这个时期,我周围的人一致评价我自尊自信、个性鲜明、超前意识突出、积极进取、乐观向上,有着自己的明确稳定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缺点是生活上依赖、懒散,性格孤僻、任性、寡言、不合群。

在我成长求学过程中,曾经遭受过巨大的打击,承受到一连串的挫折,造成心理上急剧的动荡,引起性格上明显的变化。

十二岁那年夏天,由于视力急速下降,父亲带我去看医生。在开封某大医院,某著名眼科医生给我详细的检查后,得出结论:严重发展性高度近视,无药可治,不到四十岁一定会双目失明。警告父亲采取保护措施:最好不再上学、不看书;避免剧烈运动,以免出现视网膜脱落的急性恶果。回到家,母亲开始劝阻我不让我再上学,不让我再看书。父亲也丧失了供养我上大学考博的信心,满脸的痛惜与无奈。兄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为我伤心,为我感叹。我的情绪一下低落到极点,性情变得急燥,情感脆弱,夜间入睡困难,多梦易醒。没有学上,没有书看,整日无所事事,觉得活着太难受。我不要相信医生的诊断,我现在还看得见,要有事做。我做什么事呢?看书!上学!我经过激烈地思想斗争,跟父母说:“我要上学,我要看书。即使是瞎子,还有肓人学校。我现在还没有瞎,你们怕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上学!即使是瞎子,瞎子也是人。多少瞎子都好好地活着。我不怕,你们怕什么?”在我强烈地要求下,初中得以继续。

十四岁青春萌动的岁月,我丝毫没有觉察青春的脚步已悄悄迈出。心中多着一层自卑与纷扰,情绪中带着悲愤与抗争沉溺在知识的海洋中。当时的我,是在多所中学里知名的才女,发表作文、组建文学社、创办报纸,不但能写,而且善画。当时,我的性情变得孤高强傲,学习行事独来独往,给人的感觉是冷峻神秘,难以接近。暗恋我的某位男同学与嫉妒我的女同学合演了一场造谣中伤事故。说我与某位男生恋爱了,经常出去约会。经好事者添枝加叶,一时间在学校中泛滥成发展到发生了性关系的程度,不可收拾。

在十多年前的农村中学,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丑事,闹得全校沸沸扬扬。师生们都对我指指点点。就连最理解我的,最要好的女生也质问我,与我拉开了距离。校长警告我下不为例,班主任责骂我愚蠢、糊涂,怎么能作出这等傻事。碍于父亲的脸面,学校没有处分我。从未骂过人、一向慈爱的母亲盛怒之下对我决开恶骂的洪堤。她的骂,使我一下掉进万丈阴寒的深渊,四面楚歌,感觉死无藏身之地。我想到了以死来抗争、辩白、逃避、解脱。当我用刀片切进手腕的一刹那,心里一震,浑身打一个激灵。我才十四岁,豆蔻年华,我的死能证明我的清白无辜吗?我身边不乏这样的例子。初二时,一位女生因恋爱事件自杀而死。同学们并没有因为她的死而停止对她的议论,也没有因为她的死而转变对她的评价,仅仅对她的死表示了惊愕:怎么就死了呢?我想年纪小小的,她是要死吗?她对生活的诸多向往、追求还没有实现,她还有很多快乐幸福没有体验,也许,她只是想用死这个行为来证明什么、逃避什么。她死了,世界对于她,她对于世界,都不复存在,她什么也没有证明到,也无所谓逃避。我反过来想,我要死吗?不,我不要死,我想好好的活着!还有很多我想看的书没有看,大学我还没有上,我还没有当上作家,还没有写一本书,我只是想用死这个行为来摆脱痛苦,解散亲友及外界对我的歧视、议论,证明我的清白。我死了,丝毫影响不了别人的生活,别人该怎样还怎样,大脑是他们自己的,嘴在他们身上长着,他们想说还说。我的死对于外界只会多些猜疑、评论、惋惜。随日而减,就把我淡忘了、搁浅了。我的死亡不但不会证明我的清白无辜,也许还会让有些人认定我无脸见人、畏罪自杀。自杀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更多的意味不是结束悲苦无奈,而是愚蠢的失败。因此,我不能死!我要抗争!我要好好地活!只有好好地活,才是我对事实最有力也最高明的辩解与证明,才是我的胜利!因此,所有的议论,所有的目光,我,听而不闻,视而不睹。稍后顺利考入高中,胜利结束初中生涯。尽管成绩很不理想,尽管母亲对此事一直对我心存鄙视,但我毕竟胜利走过来了。

父亲不愿我上高中,母亲更是尽力阻止。比我尚大两岁的侄儿对父亲说:“为什么不让小姑上高中,大家不都在上吗?不上学能干什么,只有上学才会有好的出路。”我表示,不但要上高中面且还要上大学。经过激烈争取,我进了高中继续读书。父亲说我的性格和以前大不一样,变得偏执,作事张扬又偏激,还需要比较情绪化。说干什么就一定要干什么,刀山火海也要上;说不干,立刻就撂下了,哪怕是万两黄金。我很清楚,我的心境上空,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有时,我会无缘无故地胸闷、气短,似乎要窒息而死,过一会儿,又自行缓解了。到医院查过几次,都未查出什么病。

高一的第一个学期末,我脸上起了一种名叫“白癜疯”的皮肤病,转瞬间姣好面目如同鬼魅怪物。我低头弓背不敢见人,随即休学回家。原先的雄心壮志一时化作乌有,情绪低落、焦虑不安,日日缄默不语,唯有画与泪相伴。父母亲知道这种病不妨碍生命,顽固难冶,没有筹钱给我看病,到处打听一些土方来给我试用。有一天,母亲说出谁家给我花钱看病,就把我许给谁家的打算。过了几天,果然有一个人给我提亲,男方是邻村一瘸子,大我十岁。我的心被深深刺痛,惊醒了。我大哭大闹一场,振作起来。我读过张海迪的书,熟知张海迪的故事;读过又盲又哑的美国学者海伦的书,亦熟知海伦的艰辛勤奋;读过大量名人传记,明白“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饿乏体肤,行拂乱其所为”的演绎,想到“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变成了丑八怪,那些艳事绯闻就会与我绝交了,那些如苍蝇般逐美追艳的浮浪少年就不赶自散了。变成丑八怪,我反倒清静了。我又想,戴上眼睛,我的视力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且四肢健全,头脑海发达。面目变丑了,智力没有随着变低啊?为什么家人把我当废物搁置,仅对我抱以同情怜悯?是因为他们把我固定在一连串的不幸遭遇上,用滞后的眼光看我;是因为我的颓废不前,让他们在我身上看不到希望;是因为我自己被挫折打倒了,象个废物。

傍晚,我在田地里写生时,一个从部队复员的男孩子来到我身边,静静地看我画画。他问我:“我看你几天了,你为什么只画夕阳呢?”我回答:“因为我是个未来的瞎子,又是个丑八怪,就如同夕阳要落下去了。” “未来的瞎子?”他笑起来,“谁敢保证谁未来不瞎,谁又敢保证未来一定要瞎!你不就是个近视眼吗?不就是得点皮肤病吗?有学问才近视,城里大学生才多呢,很多都带眼镜。本来漂亮的女孩,花点钱把病治好了,还是大美女啊,只怕追都追不上。”我说:“治不好的。”他又笑起来:“我就见过治好的。谁给你保证说治不好?你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女孩子,又很有才华,看过恁么多的书,怎么这样宿命呢?更多的时候,才华能力比美丽更重要,更使人具有魅力!”我也笑起来,眼前豁然开朗。忽然想起看过的有关心理咨询的知识介绍,觉得他好象给我作了一次心理咨询:回去后,我细细反思,发现自己认知的偏差,是导致目前心理状态不良、生活现状不适的重在原因。留恋过去、不敢承认现实,以至意志消沉、行为颓废。我勇敢地面对了现实,承认了现实,认识到只有通过自我努力,自我提升了,才能改变自己,重塑在亲朋心目中的形象,受到众人的尊重与关注。我返回了学校。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校长王清芝先生,他又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他不但鼓励我好好学习,还减免了我的学费。我的作品又开始见诸杂志报端,我用稿费支付我日常花销、买药;我用稿费给母亲买了一条新潮头巾。我没有因母亲骂我而忌恨她,也没有因她极力阻碍我入校求学而敌对她。相反,我理解她宽容她,尽管我内心的确对她有着隔膜、介蒂。母亲捧着围巾,激动地哭了。十几年了,她没有添置过一件象样的衣物,她对我的态度变得温和慈爱了。

我的心境上空,阴霾虽未散,但灿烂的阳光已洒进来了。

尽管在以后的日子里波折依然,挫伤该来的还是接二连三的来了,我已得到很好的历练,伴着痛苦与哀伤,我能全面审视自己,正视现实,切切实实地勇敢地走脚下的路。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苦、成功与失败,时时刻刻与人相伴。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总是一帆风顺;也没有哪一些个人从不经历痛苦与哀伤。挫伤打击从不会与人预约,也不分高中低下的人。它会在预感预知中来临;也会突然光顾,让人措手不及;甚至会徘徊亘久,与人形影不离。我为什么要不切实际地幻想它与我无缘呢,我正视了它,迎它而上。它并没有消退,我,的确前进了。

走进大学的校门,我又开始审视我自己的性格弱点与自身缺陷,因为我已感知到我性格的弱点给我带来的负性影响,认识到自身的缺陷带来的职业与能力限制。比如,我性格的清高孤傲、任性散漫、寡言离群使我不善处理人际关系,在人际环境中一直处于一种劣势状态,这种劣势状态又造成我孤独落漠的心境。我不被人接受与理解在于我不善与人沟通共情;别人对我侧目而视、敬而远离、指指点点,在于我给予别人的某种态度与行为印象。我不可能改变世界,改变他人。我只能转变自己。以自己的转变,来换取周围环境与我的良好互动,换取他人与我的良好互动。以自己的转变营造快乐和谐,赢来风顺与成功。我的母亲和我不是个很好的例子吗?我绘画也曾被某知名画家赏识,但我不能再画,视力的确限制着我在绘画上的发展。绘画不是我唯一的生存之路,也不是我唯一的心灵寄托。人首先要健康的活着,活的方式有多种多样。用心寻找,我发现每个人面前都有着数条道路,数个快乐的源泉。快乐是随时随地的,的确是与人同在的,永恒的;但一定要主动去找它,它从不拒绝与任何人相伴!

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识的增加,觉察到身边很多人长期被痛苦不安的情绪困扰着,影响了工作、学习和生活。我越来越强地认识到,随着社会向商业化的变革,人们面临的心理问题对自身生存的威胁,将远远大于一直困扰于人的生理疾病。身边大多数人,都已切实地感到,在经济、文化、价值观等社会因素急剧变化的时代,人们所面临的心理问题已愈来愈突出。有位朋友曾对我说过:“如果我是你,也许,我早死了。即使不死,也是活得一塌糊涂,决不会象你那样洒脱。因为,我没有你那样好的健康心理。”我想起一句名言:“一切的成就、一切的财富,都始于健康的心理。”同理,一切的快乐体验,一切的幸福感受,不也都来自于健康的心理吗?

我又想起那位不知名的复员军人。当年他简单的几句话,就拨开我心中的云雾。我有着战胜挫伤的经验,有着些心理学心理咨询的技能知识,为什么不能给有心理问题的人提供帮助呢?倘若能像那位复员军人一样,帮那些有心理问题的人拨云见日,摆脱心理问题的困扰,不啻于救人于水火之中,给人第二次生命,意义该有多么重大!

1999年8月,我开设了心理热线,并接持求助者面询。随着热线的开通、面询的进展,我越来越觉得心理咨询在缓解压力、稳定情绪、建立合理有效的建设性行为等几方面具有很大的作用。一名成熟的心理咨询师不愧于灵魂的塑造师的称号。同时,也深切的感受到这样一个事实,未来的中国,将出现一个庞大的心理咨询与治疗系统,以服务于社会民众。

有句话说的好,要想照亮别人,首先自己一身阳光,随看时间的推移、咨询案例的增加,在和求助者共同成长中,我的情绪越来越容易控制,心境越来越开朗明快。对各种事物的正向的、积极的、光明的认知得到良好的系统的提升和完善。大量广泛的读书带来广博的知识面,在帮助求助者时,使我周转自如。我百折不挠、坚韧执著的战胜无数挫伤打击的心理历程,洋溢着真诚、温暖、明快的微笑,伴着稳重温雅的举止、端庄随时的衣着,使见到我的求助者,大都这样评价我:观之文雅可信、处之温暧可亲。跟我交谈,心理轻松自然,有种开阔、爽朗、恬静的感觉,光明又真实。

几年热线面询下来,感到心理咨询师的素质性很强,不仅需要丰富的阅历,优秀稳定的人格结构,更离不开深厚的理论功底,多样的咨询治疗技术。2002年下半年,深圳大学姜教授创办了心理咨询与治疗培训班。我得知后便报名参加了学习。姜教授与北京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函授大学联合,请归国心理学博士及业内名家面授讲课。这次培训,我实在是受益匪浅。2005年11月,我通过了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统一鉴定考试,可以说是完成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选择了心理咨询这种职业,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

写到这里,我不由自主要感谢了。首先感谢人生的挫伤和打击,感谢它们对我人格的历练,让我自觉自发地为摆脱困扰和痛苦自觉自为,自助自救,自我成长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健康成熟的人,推进了自我完善;感谢那位至今不知其名的复员军人,感谢他的激励和启发,促我自醒奋起,从受益之中领悟到助人的现实宝贵意义,为走上心理咨询道路作下铺垫;感谢每一位向我咨询的求助者,是他们对我的信任、是他们积极主动地合作、自我探索自我转变的成功有效性,让我看到了心理咨询的真实可行的价值,验证了自己从事心理咨询的个人优势;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会为每一位走到我面前寻求帮助的适合帮助的对象提供最真挚的帮助,助他们自助助人,把才华、能力、机会与成就、财富牵手;把理解力和进取心提升,使善解人意与激情共飞扬,走上快乐人生路!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