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咨询三境界【美龄老师】

发表于:2019-09-29    

我自99年专业从事心理咨询,是个经历比较复杂的人。虽然今年才三十四岁,但人生中的大多数挫伤与磨难、曲折与酸楚都曾经与我牵手同行,甚至与我缭绕撕缠,不离不弃。但我生性爽朗顽强,个性奔放而张扬、性情坚韧而积极,不管处境如何晦暗苦涩,低落徘徊一时,总能给自己找到奋发图强的借口。说借口吧,人要生存要消亡,大多数人都没有顺其自然,而是在刻意,刻意肯定是人为夸大了某方面,以此为借口去执著,才产生了各相各态,产生了各种心理问题。说到这,回头反观我自己,同样是因为执著于借口,心理上上下纷争,左右激荡。焦虑、抑郁、强迫、疑病、恐怖等等情绪在心中交织,头痛头昏、胃部不适、心悸气短、尿急尿频等躯体症状也是不间断地在身上呈现。由此体验到客体情绪、生理情绪、情景情绪的有机互动、相互影响、相互促发与消散。

我有个很大的特点是学习和思索。不管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形,我总要问一个为什么?并努力去寻求一个合适的解答,不达目的不罢休。但从不迷信崇拜什么,喜欢自己去客观验证。能抛开的外界纷纭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自得其乐。在我的生活里只要有一息尚存,有衣食活命,就可以用随心所欲来描述我的生存状态。我总能随心所欲地找到让我愉快的理由,并由这个理由而积极向上。

从十几岁开始自己做事给养自己,我作过多种职业,干过多种营生。与百色人等交友相道,热闹非常。

99年生了孩子后开始从事心理咨询,至今数年,历三层境。不管哪层境,首先,我把心理咨询当成一种职业,兢兢业业地去做。

第一层境:

由于我生长在教育之家,办过辅导班,当过代课老师,擅长作差生问题生引导,对中小学生比较熟悉。挂出心理咨询牌子之初,就先从学生作起。每当一名问题学生由我的引导、启发、教育、激励从而走向所谓的正途后,心中便升起一种成就人的自豪愉悦。这时我感觉我在作一种很伟大高尚的职业,重塑人的灵魂的职业。自以为很了不起,洋洋自得其中。我告诉人我是以我的心在工作。

第二层境:

在作学生心理咨询的同时,并不忽视成人,早期选择心理咨询解决内心痛苦的成人比较少。偶有来访,如获珍宝,全身心投入去聆听对方的心声,以自己的体验与感悟与对方共鸣。成人问题大多是婚恋问题,或是由婚恋引发的职场方向问题。我在婚恋中饱尝了挫伤与无奈,可谓悲欢离合一波三折;在职场中滚摸跌打了数年,创业打工起起落落,在成功与失败中倍受艰辛。由于在青少年心理咨询中效果显著,有相当口碑,带动成人,使得咨询的人群扩大。这时,由于我自己尚在婚姻中徘徊挣扎,对于情感只有生活情景体验,没有形成理论体系的自我感悟与合理化解释。有来访者在婚恋情感的一般性问题中求助给予澄清时,只是用心聆听。大多数来访者获得发泄、安慰效果,在发泄、安慰中自己找到想当然的安置,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与解决。不能真正解释婚恋情感,对于一些与婚姻家庭紧密相关职场发展问题也就无从解决。但这个时期我却得到咨客的认可,我的言谈举止与态度反应使他们觉得我就是个心理咨询师。我对自己并不认可,开始怀疑自己心理咨询能力对心理问题的咨询与治疗性。我认为我自己只是以自己的伤痛、挫折、坎坷、无奈、迷茫、困惑与来访者共情,和她们进行灵魂与灵魂的对话与沟通,起到的是物以类聚、惺惺相惜相慰的效果。

第三层境:

由于心理咨询没有成为当然的大众日常消费,尽管由于国家对心理健康状况的重视加大对心理咨询的宣传,但是民众对心理咨询的接受大多源于对疾病的等同理解,来做心理咨询的人士也大多是问题相当严重,尽受痛苦折磨,抱着无奈求助,死马当活马医的试试态度走进心理咨询室。在开心理咨询室之初,我就接触到各类神经症性问题,以及社会功能受到严重影响的各种严重心理问题。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类人群在心理咨询中一直占有相当大的比例。由于自己在某些时期和他们有着相应的心理体验和躯体症状,都是经自我心理调整不医而愈,深知其中三昧。我本身就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更是得益于我经历的坎坷,阅识丰富和读书涉猎广泛,能给予来访者以惊心动魄的挖掘、解释、引导、启发,打开他们心灵的另一扇门,使他们走出来,实实在在享受到阳光灿烂,天广地阔。

随着咨询阅历的增加,成功案例的增多,逐渐形成自己的咨询理念与咨询风格。对心理咨询的理解也与早期有明显的差异。一般性问题并不一定就容易解决。严重心理问题和神经症性问题也并不难解决。各种疑难心理及行为现象一点也不可怕。医学上的诊断在一定程度上对于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方案实施来说,并没多大实质性的意义。不管青少年厌学网瘾还是成人婚恋,人际交往、环境适应、创伤后应激与神经症问题,在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它们的根源总是归结到一块,那就是个人的需要和动机加上认知角度、行为模式、反应态度与社会人际环境的互动影响之中的有机循环。存在就是合理的。找到问题的根源后,采用精神分析方法让来访者看清自己产生问题的症结,采用合理认知的方法让来访者改变对某一事物需要与动机的认识理解,建立新的有效行为反应模式消除症结、巩固合理认知、消除自我怀疑、引起人际环境的良性互动。在这里我提出了自然享受主义,对现实与理想的人生观与生命价值认识进行澄清和融会贯通。

对于所有的生物来说,自然是活的,是积极开朗的,是动态向上的,是顺时就势的一种乐观享受。

由于咨询费的提高,如今我的咨客量远不如以前大。每个月大多十人左右。婚恋性心理大约会在我这里呆2到8个咨询时,严重心理问题和神经症问题大约在我这里呆6到12个咨询时,便从我面前轻松走过了。

这个时候我和所有的来访者一样是个普通的人,和他们一起享受成长。我不觉得我帮助了他们,我像他们一样只是作了我当作的事而已。我的心我的灵魂都不存在,如同一棵植物一个动物,在走着自己生命的过程中进行着生活的内容,清净而自然。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