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只因为性爱没有参与

发表于:2019-09-27    

张燕(化名)三十一岁,患抑郁症四年了,到处吃药治疗都没有效果,她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只想躺在床上睡觉。她每天挣扎着起床,挣扎着去上班。她是一名医生,是领导看好的技术发展性人才。可是,她总觉得工作和生活都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孩子,为了老公,为了父母,她只得撑着,她知道她没有理由去死,可是就是感觉不到活着有什么意思。她实在撑不下去了,觉得再这样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毕竟有着一家人,不能就这么死了,哪怕有一线希望,也必须去做治疗。老公要她做治疗,公婆和父母都劝她再找心理咨询师看看,看看她是不是心理有什么问题。就这样,她走进我们心理咨询室。

张燕大学毕业后就分到医院去了,上学、工作都很顺利。父母双职工,思想比较开明,就她一个女儿,家里没有什么负担,对女儿的管教也比较宽松。张燕说不出在父母那里缺少什么。张燕高中时谈过一个男友,因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而分手了,当时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感觉也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创伤。后来又谈过一个朋友,处了几个月,感觉两个人生活习惯和价值观差别很大,就和平分手了。工作两年后,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男孩,长相平平,但谈吐挺幽默的,而且他总给人精力充沛阳光开朗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总是那么开心。处了一年,就和他结了婚,婚后两年,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两岁时老公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如今事业做得蒸蒸日上。

张燕的老公看到张燕的抑郁,给她买了一辆红色的奥迪车,对她说,如果上班感到紧张,就不去上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张燕依然不开心。每天在抑郁沉闷中度过。我请张燕说她近来做的梦,张燕说,她两年前做的一个梦,记忆犹新。在梦中,她和一个中世经的外国男人发生了性*关系,感觉非常舒服。醒来后,觉得不可思议,她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在梦中,是她主动与那个男人发生性*关系的,而且还用了平时骂人的粗话来要求那个男人那样做。回想起来,都觉得无地自容。我知道,她抑郁的原因呈现出来了。于是,就和张燕聊起来性。张燕说,我们夫妻以前的性*生活很正常,但近来不太正常,近两年时间里没有过性*生活。不是不想,而是觉得做了没意思,两年前我们的性*生活就不多了,常常三五个月有一次,老公也忙,常在外面跑,回来了,他想就和他做。但做了也就做了,也没什么感觉。我觉得都是我有抑郁症的缘故,我对性*生活不感兴趣了,觉得挺对不起老公的。

我问张燕对性*生活没有多少感觉是从生完孩子开始的,还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感觉。张燕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感觉。刚开始时,想还是挺想的,有时候,也会特别渴望,有那种一想起来就激动的感觉,一旦做时,就木木的,什么感觉也没有。随着走入婚姻,性*生活中失去了恋爱时的激情,本来就没感觉的性*生活,也就成了夫妻间应尽的义务,每当老公问她感觉怎么样时,她只说好。不知从何时起,夫妻间的性*活动变少了,少到两年前一点性*活动的影子也找不着了。夫妻两人躺在床上,没有任何亲热的动作,如同两个熟悉的陌生人,互不干涉。每当夜晚来到这个时候,是她心中最自责也是最想不通的时候。

有一次,她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大学中和她相恋过一段时间的那个男同学又一次拥抱了她,她忽然渴望他给她些什么,就和他一起避开同学们开了房间,但她什么感觉也没有得到,事后到是有着深深的歉疚和自责,从此,她开始回避人际交往。

通过交谈,我了解到,她在整个性活动中,只是个被动的等待享受者,她认为只要她接受了,就能享受到那种欲美欲仙的感觉。她内心十分渴望那种情与爱,灵与肉的交融,但她从来不会主动参与。张燕说,不对啊,我是很主动的啊,主动抱他,主动和他有性*生活。我笑道,你是主动接受,而不是主动参与。你主动接受他对你的性*行为,而不是你对他有性*行为。你是个敏感的,多情的,对性*生活有着无限美好想象的女子,但都在你对性*爱的渴望与等待中一一破灭。你就随着你那些想象的破灭,而对爱情对婚姻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但你没有绝望,你渴望有奇迹出现,你和你大学旧恋人的那次偷情能说明你的这种渴望。可以说为了你理想中的美好,希望能找到一个突破口,来挽救自己的幻灭的心灵。

张燕张大嘴巴,听着我的分析。她象是看到了自己的新大陆一样惊异又信服。

我说,你对性有着美好的想象,但你同时对性又有着一些不良的认知,比如,性是肮脏的,女人在性方面是被动的,如果在性活动中过于主动参与,会认为是一种淫*荡下*流的行为。张燕说,韩老师,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有这种感觉,我主动等着他来和我亲热,我想要那种书里描述的两性间很美妙的感觉,可是一直都没有享受到。我从来没想过主动参与,就是觉得在性中,女性如果那样做了,就象妓女一样,就下流无耻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我说,是啊,性是两个人的事,你非要他一个人做,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怎么能体验到快感,享受到美妙呢?对于那些性感不是很强或者是性感还没有唤起的女性来说,不参与就没有收获啊。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朱长明
从业于1992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