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强迫、妻子抑郁【美龄老师】

发表于:2019-09-27    

张先生和他的妻子是我三年前的咨客。

张先生是一个大型企业的中层管理干部,妻子是一名医生,有一个聪明美丽又乖巧的女儿。他们生活在一个二线城市里,有房,有车,有稳定可靠的不菲收入。他们夫妻恩爱,都认为对方是自己一生中绝世无双的爱人,在生活中全力支持着对方的工作,呵护着对方的生活,亲昵地照顾着对方的家人。他们的同事、朋友、领导、邻居,无一不称羡他们夫妻的恩爱,一家人的和美。然而,就在他们女儿十岁那年,他们却向双方父母托付了他们的独生女儿,准备一起自杀。

张先生三十七岁,妻子三十六岁,他们结婚十二年了。张先生在强迫症中度过的时光,和他女儿的年龄一样大,十年,整整十年。他说他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张先生经两次住院治疗无效后,医生告诉他,强迫症是很难治愈的精神类疾病,他需要一生服药,一生生活在这种精神的折磨中。07年,张先生第四次住进医院,和他一起住进医院的,还有他的妻子,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张先生入院的原因不仅是强迫症,还有因长期服用抗强迫症药物,导致的肝转氨酶升高,同时,他还有着酒精肝。

张先生觉得生活无望了,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精神的折磨,就和妻子说不如自己死了,让她再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妻子说咱们一起死吧,于是他们就一起和父母交待后事。两对老人听了大哭,吓得寸步不敢离开。

张先生到底在强迫什么?他在强迫一种观念,他患上的是强迫性思维。他每天都在反反复复地想妻子的第一次性行为不是和他,而是和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他高中的同学,他的妻子,是他从那个男同学那里抢来的。

在张先生刚上高中时,一眼就迷上了班上那个明艳秀美的女孩,这个女孩是他见过的最美最可爱的女孩,他认为他就应该找一个最漂亮最可爱的女孩当他的老婆。当时,这个女孩正和另一个男孩谈着恋爱,他们从初中谈到了高中,这个女孩对他示意的好感毫无反应,他发誓一定要把她追到手。苦于没有机会和这个让他心仪的女孩接触,张先生只好等待,在等待中寻找契机。在等待中,他不甘寂寞,不久后也和一个女孩谈了起恋爱,并很快和那个女孩发生了性关系。

在高中二年级时,那个男同学脚踏两只船,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他趁机插到他们中间,让那个终日魂牵梦系的女孩成了他的女友。在和这个女孩谈恋爱时,他就知道,她已经和那个男同学有过几次性行为了。那时候,他不在乎,他要的是她这个人,他爱她,从他的灵魂深处爱着她,就如同上辈子就在心中印下来的一样,这辈子非她不娶。高中毕业时,两人双双考上大学,毕业后,双双进入同一座城市工作,随即就结了婚。

在结婚前的一段时间里,随着预订婚期的临近,他的心开始不安起来,他开始想这个和她结婚的女孩不是处女,她的处女膜被另一个男人给夺去了。他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有些痛苦,甚至有些愤怒。他想过是不是和她分开,但这种分开的念头让他觉得很可怕,他不能想象没有她的生活,这个女孩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他爱她,不能没有她。尽管心中烦乱,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还是顺利和她结婚了。这个女孩成了他的妻子。在刚结婚的一段时间里,他的确是心满意足、很幸福的,特别是和妻子行房时,他心里充满了甜蜜和美好,他拥有了他心中最美最可爱的女孩,做为一个男人,他很骄傲、很自豪。

不知具体是在哪一天,他忽然又想起了妻子不是处女,她的处女膜不是他的,潘多拉盒子这一次被他彻底打开了,他依然爱着他的妻子,但他的心却再也甜蜜幸福不起来。婚后两年,女儿降生了,他却在想,女儿是不是他的?女儿是不是那个男同学的?在女儿出生三个月后,他第一次住进了医院,和妻子说出了他心中的所想所虑。妻子哭了,一再向他说我错了。妻子无微不至的关爱着他,呵护着他,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想,向妻子道歉。但心里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他每次看到女儿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她要是那个男同学的的孩子,他该怎么办?每次与妻子行房时,他都会去想那个男同学把阴茎插进妻子阴道的情景,想着她与他的交欢,他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要么突然中断房事,有时拚命蹂躏妻子,有时阴阳怪气去问妻子,他是不是这样干你的?

他知道女儿肯定是自己的。他也知道他这样做很伤妻子。他恨自己这样折磨妻子,也折磨自己。他无数次的问自己,我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一点处女膜?他想不在意,可是做不到,他总能想起那片膜不是他要走的,是被另一个男人要走的。他总是不能放下来。他们在人面前总是象没事人一样,尽管住院,他们总能能掩饰过去。可这种感觉压在心底,总是隔一两年就暴发一次。而且越来越严重。他在外面找一个女孩子,和那个女孩子发生性关系,想以此来冲淡对妻子处女膜不是自己的恼恨,可结果是一点用也没有,他又增加了新的痛苦,他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无耻。他也知道,妻子的处女膜不是他的,妻子没有什么过错,他在外找别的女孩,是对不起妻子,也对不起那个女孩,更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从此后,他没有了性欲,直到和我做咨询,整整六年的时间,没有碰过妻子身体的任何部位。尽管这个时候,妻子仍然是他心中最美最可爱的女人。

张先生到底想要什么?怎么样才能帮助他消除思想中对于妻子处女膜缺失的痛苦?

我和张先生作了一个细致的分析:你认为妻子和那个男同学有些不检点,甚到有些轻浮。因此,你对妻子有些生气,所以在性生活中,想到那些场景去蹂躏妻子,用污辱性的性行为去发泄你对她的气愤和指责。你认为那个男同学是个轻浮的人,又为妻子当时受过他的玩弄而怜悯她,所以蹂躏妻子后你又自责。你认为妻子已经被男人玷污过,感到恶心,所以在性爱中,会停下来,不想再做下去。你是个大男子主义比较重的人,很自傲,认为自己在性中捡了那个男同学玩过的二手货,自己没有竞争过那个男同学,有一种屈辱的失败感,所以心中有着愤怒。

你觉得你的妻子很美,很可爱,她是那样地爱你,她是那样的聪慧善良,你们一家三口是那样的美好,因为这一点事情放不开,因此让妻子伤心痛苦,影响一家人的情绪,又非常的不安。你很想战胜这种种思想,想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过去的东西,但是控制不住,这样闹下去,弄得你每天都很焦虑。时间长了,这种思想内容和这种情绪的斗争,成了你的习惯化思维,同时你也得到了一种习得性无助感。于是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下去,你越来越担心,越来越愤怒,越来越归因这些问题就是妻子那时做了这个事情,你恨那位男同学,你恨自己纠缠这些思想,恨自己无能,导致你的病也就越来越重。

在出生的时候,没有人告诉妻子她的丈夫是你,在和你谈恋爱之前,她不知道以后是要嫁给你的,她当时也不知道那个男同学和她没有结果,她当时也是认认真真地和那个男同学谈恋爱的,没有想到后来被你插了一脚进去,成了你的妻子。她没有不尊重你,在她和你结婚后,她心中只有你,没有别的男人。对于她的性第一次是谁,那是你和那个男同学在时间上的先来后到的排序。对于你,她没有过错。你本人也没有过错。错的是引发这些思想的源泉,是你自己在人生的成长中对性的认知和选择。

我和张先生进一步分析:他想要一个在性上完整的妻子,她的第一次是他的,她的最后一次也是他的,她所有的性都是他的。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拥有他妻子的性。哪怕是在他之前。张先生说是这样的。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思想?首先,这是中国数千年的性文化中某些观念严重内化导致的。那些性文化观念呢?是男人对女人的性专属观念,女人的性在一出生就被传统文化给定格到一个男人身上,而且这个男人一定是娶了她的,她的性只能是和他一个人在婚后完成的,否则她就是个不洁净的女人。是个有污点的女人。在性道德上,中国一直是男女执行着两套不同的标准。丈夫可以在妻子之前和别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丈夫只要给她吃给她住,给她妻子的名分,不打她不骂她,丈夫就是好丈夫。而妻子,无论她做得多么好,只要她和丈夫之外的任何男人有过性接触,她就是个满身污秽、卑贱的女人。你不能认同你的妻子是一个有着污秽、卑贱的女人,她是个好女人,是你心目中最美最可爱的女人。但你的潜意识里同化了这种意识,你没有办法把这种意识从你心中赶出去,扔掉,所以,你终日痛苦着。

为什么你要在这妻子的处女膜这点事上追究得历害,不能自拔,因为在事业上没有你可堪夸的成就,你目前的职位不是你想要的职位,你渴望能走得更高,但是事实上没有,你只能这样。你并不安于这样的职位,不想就这样浑然一生,你是有着大抱负的男人,你认为自己该是个人物,事实上你只是一个中层干部,你认为无足轻重的一个职位。你自卑。你想在妻子的完美上给自己点自傲的理由,以妻子的性洁来维护你做为男子的自尊,但是也被自己否定了。所以你不可遏的难以接受。实际上,你不是不能接受妻子的不够性洁,而是为不能接受自己这样平淡无闻地活着所找的借口。你不能接受你自己就这样活着,可是又没找到一条路能让你活得轰轰烈烈。你又没想过自己去努力钻点什么,刻苦做点什么,只是希望活得有色彩。你从那个男同学手里抢到他的女友,你是非常骄傲的,那一段时光也过得很带劲,等你和妻子恋爱关系稳定了,要结婚了,工作也定下来的,生活就要进入平谈无奇中了,你感到没意思了,开始找毛病了。

在你的意识中有过哪个女性或男性这样炫耀过自己是一个处女,或侮辱贬低过别人是个二手贷,你无意识中记住了这些,就成了你评价自己配偶的标准。

张先生一直点头,说韩老师,你分析得非常对,非常对。我该怎么办?我告诉张先生:想想我们所做的分析,想一想你到底想要什么?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张先生想了一周,他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拿出一份给自己列出一个行动计划。

我给张先生和妻子做了爱的唤醒,在爱的唤醒里,唤醒了他们沉睡多年的激情,当天晚上他们重温了新婚时甜美的性爱。十年后,张先生终于又一次体验到生活的美好,婚姻的美满,爱情的甜蜜。他把妻子抱在怀里,似乎又回到了初恋的时光,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当他体验生活的美好时,他的关注也就从思维的强迫里走了出来。

张生先的强迫好了,妻子的抑郁跟着也就消散了。

时过三年后,我给张先生和他的妻子打电话,回访他们。他们告诉我,挺好的。经过他们的允许,把他们的案例整理出来,和大家共享,但愿这世上不再有和他夫妻一样的人儿——在处女膜陈旧的旋涡里淹没了美好的夫妻生活。

 

(本文由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韩美龄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北京美龄心理咨询www.xl699.com,否则追究责任)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朱长明
从业于1992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