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严重强迫症的调整

发表于:2019-09-29    

S今年22岁,得强迫症五年了。他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大学没有读完,因为强迫而退学。他担心到处都是狂犬病毒,不敢用手碰任何东西,包括他自己的身体。倘若一只狗从他前面走过,他会吓得浑身发抖。回到家洗三到五个小时。他不想洗,他什么也干不了,天天都是在怕,天天在洗。但这一段时间他不想洗了,他觉得水里也会有狂犬病毒。于是在很热的天里,他不敢洗澡,身上很快臭得他自己也受不了。为了避害免出汗,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天天想着去打狂犬疫苗,打了狂犬疫苗才觉得心理有了些安全感。他上网总是去查有关狂犬病的知识,去书店也是去医学书店,过去看有关狂犬病的书。在家他不洗脸,不洗脚,睡觉时要父母为他脱鞋,要父母为他穿鞋。去洗手间要在马桶上垫厚厚的卫生纸,然后让父母为他擦屁股。他觉得自己活得不象个人,不如死了,为自己悲哀。时常对家人发火,骂人摔东西。

原先他不是这样的,他是个很快乐的男孩。他的父母有着很好职业,有着较高的经济收入,他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去了洗浴中心,和一位女子发生了性关系。后来听人说那里的女人很不洁,不小心就会碰到有性病爱滋病的人,他就怕了。怕有爱滋病,就去医院查,查了多个医院都是阴性,他依然不放心。就开始洗手。又想到人会死的,这时正巧有一位亲戚得癌症去世了,于是他又怕死癌症了。更洗手洗澡洗个没完没了。前两年听一位大夫说狂太病是现在无法治疗的病,一旦感染,除了死,再没活的可能性。猛然间就想到狂犬病毒,开始怕狂犬病毒。觉得狂犬病毒会出现在任何地方。水里土里空气时,无处不在。总觉得自己不定哪天就死了。特别害怕,身上稍有点伤口,便没完没了地用洒精碘酒擦洗,他把一点伤口擦得感染,扩大成一个很大的创面。

他父亲带着他看遍了中国知名医院,花了十多万元,都没有什么效果,找了不少著名心理咨询师,在咨询师的分析中,他认同他的问题来自他的父母给他幼年的创伤,比如,上小学时父母对他不好好学习的责骂,逼他去上各种学习班。把他送到外婆家,不亲自照管他。他恨死了他的父母,动则就骂他们。

第一次见到他神情萎缩呆滞,六月天穿着长袖衬衣,所有的衣扣都扣的严严的,脖子上扎着绷带,脸上有碘酒擦过留下的浓重痕迹。自述什么都不敢吃什么都不敢喝,怕有狂犬病病毒,又怕狂犬病疫苗不能在体内产生抗体。他的父亲补充说他已经4个月没有出过家门了,天天躺在床上,一急就骂人。

来到郑州美龄心理咨询,治疗方案是在自然享受主义理念的引导下作系统脱敏训练首先拆断他负性情绪的恶性循环。重新纠正认识小时候父母对他的管束,解除其对父母的怨恨。最后用读书疗法帮助他走出强迫。当时采用的是作全天性调整,到第七天他已经能自己走出家门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了,那天他帮父亲发了一天的货。全天性调整做到第十二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常人了。以后每周做一到两次咨询,这样坚持做了两个月,然后一个月做一次巩固。整个治疗过程用时六个月。一年后随访,他的状态良好,已经参加工作,偶尔想起爱滋病和狂犬病还会有些害怕,但很快就被其它的事情淹没,不再把它当回事。

韩老师寄语:不管是抑郁症强迫症还是郁躁狂轻躁狂恐怖症,归根都是心理问题导致的,只要是心理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当事人不自寻绝路不中断自救,总是会好的,心理问题不是不治之症。所之你以还没有好,原因大约有两个,一、自己还没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二、还没遇到和你相匹配的心理咨询师帮助你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并一直去努力去体验,你会有所收获的。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冯昭逸
从业于从业与2021年
黄俊平
从业于2011年
朱长明
从业于1992年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