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不听话送你去精神科看病【美龄案例】

发表于:2019-09-29    


高航(化名)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在班里是个活泼爱动的小淘气,作业不好好写,上课不好好听老师讲课,话多,常和临近坐位的同学上课说话聊天,经多次批评惩罚叫家长没有效果,遂被老师断定有多动症,责令看医生。妈妈也觉得孩子很难管,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天天陪着写作业,孩子却越来越难管了,自己想想,可能孩子就是病了。带孩子来到一家儿童医院,医院的大夫没有听几句话就说,这样的孩子我见多了,就是多动症。在作了一系列的体检后,医生给开了三个月的药,并嘱咐吃完后,再来。吃了三个月的药,原本活泼淘气的孩子变得呆滞了,妈妈方觉得不对劲,慌忙跑来看我们心理咨询师。

郑琳琳(化名)走进我们心理咨询室时是小学四年级学生,她出生不久,父母便离异,在幼儿园大班时,就有小朋友说她没爸爸。进入小学后,又有同学嘲笑她没有爸爸,在一年级下学期,她看到一个同班同学的爸爸天天来接那个同学,还给那个同学带来很多好吃的,就特别羡慕,有一次竟走过去,对那个同学的爸爸说,我可以叫你爸爸不,你也当我的爸爸好不?从此被同学传开,同时那位同学也特别地讨厌她,怕她抢走了她的爸爸,在班里骂她没有人要的种。她为此和那个同学打架,也和每一个骂她没有人要的种的同学打架,老师在班上说她没有爸爸的孩子就是没教养,并叫家长,说这孩子那么容易激惹,和谁都打架,是不是精神分裂。这位老师郑重其事告诉家长,我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你孩子的情况有些异常,像是躁狂症。去医院看看,吃上药,再来上学。有精神病的孩子我没法教。妈妈只好带孩子去看病,精神科大夫就给开药治病,孩子吃了两个月的药,就迅速肥胖了起来,总说自己的脑子转不动。妈妈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想想也许是她做得不对,转而来看我们的心理咨询师。

王蒙蒙(化名)是初二的学生,他刚刚十三岁,忽然一天做了一个性梦,在梦中遗了精,从此,对女性很敏感。一次,他和他的女老师说,老师,我很想看看你的那个。老师一下子花容失色,对他破口大骂,你这个小流氓,回家看你妈去,滚!然后,在教室瞅着王蒙蒙一点不是,说王蒙蒙有精神病,让全班女同学都留心远离王蒙蒙。这位老师给家长打电话,说王蒙蒙有精神病,要他们带他去看医生,不把他的病治好,不许进教室。爸爸妈妈也觉得孩子平常默然无语,忽然有这种念头,也让她非常吃惊,这样下去还了得,赶着去看精神科大夫。谁知看来看去,看得孩子不出门,自闭了起来。万般无奈求助我们心理咨询师。

张妍(化名)是高一的学生,进入重点高中,她在初中和小学的优势找不到了,这里全是尖子生,压力很大。她一直想作一个学习好的好学生,让老师高看,让家长开心。进入重点高中,她没有了自信,开始失眠,不到一个学期,她焦虑得不成样子,在这种焦虑状态下,时常想象老师和父母都不喜欢自己的情景,为此恐惧着。老师了解到这个情况,就告诉家长说孩子出精神问题了,让他们赶紧去医院看病。张妍就和妈妈走进医院,心理科大夫给她作了体检和心理测量,说她有妄想,是早期的精神分裂症,因此就吃上了药,半年药吃下来,焦虑没有缓解,妄想更没有消失,她却出现一连串的药物幅作用,并且她不敢进学校了,父母只好给她办理了休学手续。到医院吃几个月不见效,副作用又是一串,就带孩子走进心理咨询室。

林宝庆(化名)是个很有个性的男孩,学习成绩在年级里也是前五名的学生。他喜欢长发,就像那个魔术师刘谦的发型。老师们不同意,硬是把他赶出了学校,不剪发就不许进学校。同时,在家长会上宣称,他们老师大多有心理咨询师二级三级证书,非常了解这些孩子,他们就是有严重的精神问题,需要去精神病院呆几天,吃点药调整一下。父母带她看精神科,他和父母大发脾气,闹起了自杀。

以上所列举的孩子,经过我们心理咨询师短则三四个月,长则半年到一年的调整,都恢复了正常。

作为专业从事个体咨询的心理咨询师,从业十多年来,每年都能遇到多例这样的案例。学生没有按照老师和家长的意愿行事,有不良情绪,不问原因,多次整改不力,就判断为有了病了,然后送进医院。或者怀疑孩子有心理病了,跑来跑去的问医生,开药,给孩子进行治疗。这是个很令人痛心的现象,孩子能走我们心理咨询室里来解决问题,是孩子的幸运,也是家长的幸运,但能走到心理咨询室里来解决问题的孩子的比例是非常低的,大多数孩子会从这个医生转到那个医生,从西医转到中医,什么针灸电疗都有可能用上,然而这一系列的治疗方法,对于绝大多数孩子而言,不但起不到真正的调整作用,反而给孩子的心灵带来的真正的问题,形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和心理症结。

但不管孩子心理上出现了多么严重的心理伤害,有多大的情绪,只要他神志清醒,还能与人沟通交流,并且想好起来,绝大多数还是能通过心理咨询的方式化解情绪,解决问题,找回一个正常状态的孩子的。可能需要的时间长一些,需要心理咨询师和家长的耐心长一些,需要我们的意志力坚强一些,只要不放弃,就能够把他们调整好。

当然,以上列的这些案例都是些个例,但当这些个例越来越多时,就让人担心了。这个社会的教育怎么啦。孩子们是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个体,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就象动物世界的小动物一样,各有各的特色,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只有这样,人类才能向多个方向,全方位地发展。但如今的教育抛却了孩子们自然活泼的属性,到处充满了功利。家长和老师们,为了让孩子按照他们所想要的方式和效果进行生活及学习,联合起来对孩子们进行一刀切的规范管理。但是却忘了,孩子们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我们设计的教育流水作业线上的产品。他们要按照他们自己的规律发展成长为他们,我们的教育是因材施教。现在全改成了因教整材。举两个例子,一位前来作咨询的家长家里请了两个保姆,却把孩子送进寄宿制学校,她受不了老师的告状,老师一告状就训孩子,导致孩子出现抽动症。对门邻居说他儿子的老师连孩子下课和同学在教室里跑动几分钟都打电话告状,让家长好好管管孩子。到底是孩子有病还是自己有问题?

也许,对于有些家长和老师而言,孩子小时说学习,上课不眨眼的听他们讲课,门门考一百,下课老实呆着,不打不闹,不生任何新鲜想法玩闹,长大了自然是国家栋梁,进入大财团当金领,或者自己创业当老板,这样的孩子是他们理想中的好孩子。但有一句俗话也说得扎心,乖孩子不是瞎子就是智残。

别轻言给孩子扣心理疾病精神疾病的帽子,给孩子扣帽子,实际上是自己教育孩子的心态有问题。



相关文章

  • 强迫抑郁焦虑少年重回校园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朱长明
从业于1992年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