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辨识

发表于:2019-09-29    

白雨薇是这样一个人。她三十岁出头,医学硕士,医学院讲师,是一位成功商人的妻子,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她言谈举止温文优雅,相貌秀美,有着私人司机和佣人,出出进进开着一辆越野宝马。对于大多数女性而言,此生如她,称心如意。对于大多数男性而言,娶妻如她,心复何求!看她上面这些外在条件,你会不由自己主想象她活得很幸福,所以才有此向往。孰不知,她活得比任何人都痛苦,几乎感受不到生活的幸福与美满。不但她活得不幸福,她的先生看到她就发怵,听到她说话脑袋就蒙,他时常徘徊在外,不敢进家。她的孩子看见她总是小心翼翼,显得浮躁不安。她的司机和佣人总是换来换去,没有哪个能给她服务到半年以上的时长。她每天生活在强烈地伤害感受之中,一遍遍咀嚼着那些来自方方面面的伤害,度日如年,痛苦不堪。5年前在医院被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躁郁症),曾去多家医院求治。

白雨薇的父母养了三个孩子,她排行第二,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她出生后不久,被送到外婆处养着,父母对她不管不问。偶尔她也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到自己家里她觉得是走亲戚,往往跟着外婆回来,又跟着外婆回去。在外婆家,舅妈不喜欢她,总是护着比她大两岁的表哥。每每和表哥因为玩具发生争执,舅妈就会骂她,让她滚回自己家去。姥姥也会说外孙女是姥姥家的狗,吃饱了就走。这让她感到无所依靠,就自卑。后来,要上学了,父母把她接走了,这时,她们的家已经搬进省城了。

回到自己家里,姐姐和弟弟都是那样的陌生,他们有时会用敌对的眼光看着她,似乎因为她的到来,夺去了他们的许多宝贝东西。她说:我每天默不作声,总想让他们知道,我不会要你们任何东西。我也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家,是我的父母,是我的亲姐弟。可是,家里,没有我心理依恋的人。父母总是在忙,他们忙着上班,忙着挣钱,他们几乎没有认真看过我一眼,有时候的感觉就像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一样。和姐姐弟弟玩耍受委屈时,我总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从不向任何一个人诉说,更不会寻求帮助。

外婆家在农村,她六岁以前就在农村长大,她记得那时候的她是个调皮活泼的女孩,会爬树,会抓知了,会逮蛤蟆,还敢带着狗去抓老鼠。六岁后被父母接到省城家里,很快就被送进附近一所小学,成了一名小学生。她很清楚地记得,开学第一天,上午第一节是语文课,下课后,她跑出去玩,看到教学楼前有一棵树,她很快爬到树上,折了一个小树枝,拿在手里玩,很多同学看着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然后有一些小孩就跟着她学,也去爬树。为此,老师不但狠狠训了她,还狠狠告了她一状。回到家又被母亲狠狠地骂了一通,说什么,你就应该在农村,我不应该带你来城里,净给我惹事丢人。刚开始,她学习不开窍,作业老不会做。老师老是找妈妈谈话,妈妈觉得她好丢脸,就吵她。因为在农村长大,刚到城市里不太适应,被同学瞧不起,就连老师都懒得多看她一眼,那个时候,她皮肤黑黑的,胖胖壮壮的,个子也不高,有好事的同学给她起外号叫“土豆”。母亲嫌她土里土气,拚命打扮她,一边打扮她,一面用“怎么这么漂亮的衣服,穿到你身上就这么土啊”这类尖酸的话说她。她很自卑,话越来越少。到小学二年级时,就整天没话说。妈妈就骂她说她是个哑巴,是个笨鬼、死疙瘩,姐姐和弟弟也跟着学舌,骂她是个小哑巴,叫她大笨蛋。

她的母亲是一个很会抱怨的女人,她的父亲除了和母亲吵架,似乎和她们兄妹没有什么关系。到小学三年级,她忽然学习好起来,下学期期中考试,居然考了全年级第二名,在开家长会时,老师特意表扬了她,这一下子让妈妈有脸了。于是爸妈开始关注她的成绩,只要名次下降了,就要挨吵。而父母的争吵没有因为她学习好而停止,他们总是吵,为两家的亲戚,为孩子,为着一句话,说吵就吵起来了,有时候会大打出手。姐姐和弟弟看到他们吵架打架,会吓得躲起来,而她就在旁边站着,有时,她会过去劝他们,你们别吵了,你们别吵了。没有人听她的,因为她一再拉着父亲,曾被父亲打过一个嘴巴,她为此晕了过去,病了一大场。不过从此以后,父母吵架的次数,的确减少了。

白雨薇四岁时,有男孩和她玩性游戏,外婆知道了,说了她,告诉她那个地方不能让男孩看的,看了长大就没人要了,以后就经常和她这样说,但并没有约束她的行为。回到父母亲身边,她总是那样压抑,偶尔一次摸到了自己的生殖器,那里有个小肉芽儿,摸弄着感觉特别舒服,很放松。于是她就学会了摸那里,给自己些快乐和轻松,但又怕被人知道。那时候已经知道,那个地方是个不好的地方,不能摸的,摸那里被妈妈知道了,她肯定会骂死自己的。后来,她又发现用腿压和摩擦就能得到那个舒服的感觉,她就不再用手摸了。八岁时,她父亲的一个朋友来家里,见家里没人,抱住她,摸了她那里,又亲又舔。她感觉很舒服,但知道这是一个不好的事,慌乱无措地由着那个叔叔做这些事情,一直在哭。那个叔叔吓她说不能告诉父母,告诉父母,父母会打死她。十一岁时,和大她四岁的表哥一起玩,她很喜欢这个表哥,因为他最在乎她,他会哄她开心。没想到表哥在家里没人时,和她玩着玩着就压到她身上,把她的裤子脱了,和她做了那个事。以后又和她玩过两次,有一次被弟弟看到,弟弟告诉父亲,父亲把表哥打了一顿,狠狠地骂她不要脸。这个事成了母亲的话柄,她动不动就拿出来,用最恶毒的话把她骂一通。似乎她是这世上最不要脸的女人,最下贱的女人。

上高中后,学习的压力很大,老师天天讲分数,天天说成绩,似乎这个世界,分数和排名是她们生存的唯一价值,如果分数低了,排名靠后了,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永不得超生。回到家,父母见到后,除了问学习,问成绩外,再也没有别的话说。除了学习和成绩外,没有什么值得关注。这时候,连自己都忘了自己是一个人,但头昏,头痛,胃疼,睡不好觉,想学就是学不进,学不进考试还有幸没掉下来多少,阿弥佗佛!有一个男孩和她说咱们谈恋爱吧,给自己放放风,做个人。她就和他谈恋爱了,约会几次,又稀里糊涂和他做了爱,可能是怕分心耽误学习吧,这段感情又稀里糊涂不了了之。

上大学后对自己这段经历很不舒服。不知道怎么评价自己。自卑,却又特别怕别人瞧不起自己。特别是面临毕业后的去向,更是不知所然。只有拚命去考研,借学历来提高自己,增加些自尊。

说到这里,我给白雨薇总结,她受到了四个伤害。第一个伤害来自她的父母,特别是她的母亲,那些尖酸的话一直响在她的耳边。每每想起那些话,总是流泪,总是愤怒,想报复她些什么。白雨薇说:“是的,我恨她,我恨她,尽管她是我的母亲,但她那些话让我至今仍然找不到自己,不敢相信自己,讨厌自己。”

第二个伤害来自她的姐弟和同学,没有一个人接纳她,每个人都嘲笑她,打击她。整个小学阶段,她没有一个好朋友,尽管她装得若无其事一样同他们玩,和他们说话,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与他们有多远。

第三个伤害是性的伤害,她认为自己是个不贞洁的女孩,总怕自己长大了,没有人要。那个和她玩性游戏的小男孩,那个父亲的朋友,表哥,还有高中的那个男生,都让她对男性心生恐惧,甚至她也为自己的自慰汗颜,她觉得自己特别不要脸,竟然自慰,还和那个男生做爱。那个男生没有强迫她,也没有引诱她,是他们抱在一起,就自然做爱的,她愿意他那样做,甚至后面有两次是她主动摸他的,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真不要脸!

第四个伤害是自卑,她总觉得自己不好,比不过别人。但她又不甘自卑,特别自傲。她自己瞧不起自己的自卑,觉得自己这么没出息,总是这样胆胆怯怯、畏畏缩缩。

白雨薇一下子痛哭起来,良久。说韩老师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了解我,理解我的人!

什么是伤害?我们所说的伤害指的是心理伤害。所谓的伤害就是你不想接受的东西,接受下来后抱在怀里放不下去,自裹其心,自锁其行,心理上一直为此耿耿于怀。你不想接受的东西,可以是有形的,可以是无形的,可以是事件,可以是场景,可以是人际关系,也可以是见景触情的想象。心理伤害如长期得不到化解,则又会泛化开来,派生出新的伤害,同时还会把伤害传递给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人。从而影响亲蜜他人的生活幸福指数。

通过半年的心理咨询调整,白雨薇的创伤心理渐渐愈合了,心态变得平和了,孩子不再躲避自己,丈夫不再徘徊在外。此时不但和孩子的关系亲密起来了,夫妻关系也变得甜蜜起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美龄老师寄语:人人都会受到伤害,人人也都会自解伤害,受伤害后自解了,这时的伤害是世上最好的营养品,它能把一个人养得强壮,养得充满力量,养得富有魅力。不管有什么样的专业人士帮助你,所有的伤害都最终必须靠自己才能有效自救。可有的人善于迎接伤害;有的人喜欢拉着伤害过日子;要说最高明的人,莫过于这种人:没有伤害,无中生有给自己来点莫须有的伤害。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代宝义
从业于2008年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